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京东与泰国零售商Central Group组建电商合资公司 北大教工赴澳合唱疑变伴唱待二审 活动方不满退费数额

来源:rilvcu.cn 晋州晚报
2020-1-13

北京时间 9 月 15 日下午消息京东与泰国顶尖零售商Central Group合资成立一家 5 亿美元的合资公司共同进行电子商务与金融科技业务以此扩大京东在东南亚市场的触角。

此番联姻将帮助京东在印度尼西亚市场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海外业务以便与阿里巴巴与亚马逊等公司在东南亚市场展开竞争。后两家巨头都在新加坡提供快速配送等服务。

京东与Central将分别向合资公司出资2. 5 亿美元。

“与拥有大型购物中心与百货网络的泰国头号零售巨头合作将为我们进军东南亚市场提供巨大的优势。”京东CEO刘强东说。

京东将为合资公司提供技术与物流捧场而Central则会提供商家关系、品牌认同与客户分析。(思远)

  “北大教工赴澳合唱疑变伴唱”事件等待二审

  2017年7月28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18名北大教工“出访”演唱遇尴尬〗披露18名北大合唱团教工被允诺可去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演出1~2首歌曲”但最终变成“在台下给歌手伴唱”的事件引起舆论注意。

  2017年1月底北大教工合唱团多名成员与北京友谊联盟文化交流中心(以下简称“友谊中心”)分别签订协议按约定他们将在悉尼歌剧院演唱1~2首曲目。

  2月12日中午到达悉尼歌剧院后他们突然被随行工作人员要求改唱〖我的祖国〗的副歌并且是给一名安徽籍歌手伴唱。

  多名教工曾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他们赴澳参加活动本认为可在悉尼歌剧院合唱结果是演出时他们未能上台唱歌只能在台下背对观众唱副歌“连话筒都没有”。

  多名教工回忆他们在歌剧院并不像“演出者”:没法走演员通道而是每人手里拿着一张“观众票”在剧院门口排队;入场后没法到后台候场每人均被安排在观众席第一排等待演出的到来。

  在部分当地媒体看来北大教工也不像是来演出的。澳洲华人网报道称安徽籍歌手演唱〖我的祖国〗的时候邀请了台下来自北京的北大合唱团等“与她一起互动”。

  看重此次演出的一些教工认为自我被北京友谊公司戏弄了随后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协议、退还全部活动费用2.68万元并请求判令该中心书面赔礼道歉。

  友谊中心辩称演出时台上歌唱家曾介绍了北大教工合唱团足见主办方对原告的重视;根据〖行程表〗可知在悉尼歌剧院有关演出的形式及曲目均没有约定更没对演出效果作出具体的衡量标准只是约定“根据当日节目统筹与排练效果”来确定演出的曲目。该中心认为从现场来看原告的演出效果很好。

  该中心还认为此次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参观、游玩、演出等纵观13天的日程安排悉尼歌剧院的表演只是文化交流活动的众多项目之一即使对演出效果不满也不能因为一项不满就否定整个文化交流合同否则不符合公平原则。

  近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载明原被告对北大教工在悉尼歌剧院的表演状况无异议主要分歧在于教工认为持观众票入场、在观众席伴唱并非完成协议中所谓的演出;友谊中心则称协议中未约定演出形式、时长等即使未登台也属演出。

  判决对此认为协议中虽未约定演出的时长及形式也未明确约定演出必须登台但综合协议中排练、走台等约定可认定协议中的演出应当为登台演出。因此友谊中心未完成合同中约定的此项义务。

  有关“未完成演出义务是否属于没有实现合同目的”的争论法院认为原被告系基于教工前往澳大利亚的文化交流与旅行活动而签订协议活动行程单安排行程共计13天并未将参加歌剧院的演出作为唯一的合同目的。因此友谊中心未履行协议中拜会使领馆、悉尼歌剧院演出的活动不足以认定合同目的无法实现。

  法院据此认为北大教工主张解除协议缺乏依据不予捧场;但友谊中心未安排拜会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悉尼歌剧院的演出应当将此部分对应的活动费用退还给北大教工。

  有关具体的退还数额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综合活动的全部行程、友谊中心未履行的义务予以酌定认定友谊中心应退还参加起诉的北大教工每人3000元。对于书面道歉等诉讼请求法院未予捧场。

  友谊中心对此不服。该中心在上诉状中称就算认定应退还活动费一审法院酌定的金额也明显过高。在该中心看来行程包括参观公园、景点等游玩项目40余项悉尼歌剧院演出只占其中一项所占比例很小;并且澳洲13日游的2.68万元价格本来就实属偏低而该中心尽心尽责提供了高于合同约定标准的高水平服务。

  案件目前正在等待二审。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